当前位置: 首页 » 著述文集 » 随笔 » 正文

器 论

时间:2013-03-15 10:16  来源:本站  作者:达照法师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古之至人,无所不知。然有生而知之,亦有学而知之者。天然慧业不假造次,本元德行无需修治。其貌也巍巍然立于千仞之颠,四顾空天地,两肩负苍穹,日月山川皆其师友,清泉浩海乃其心脉,花草树木饰其情趣,人间百态正其归宿也。如此生者,已然超凡脱俗,断顽愚之执,厕圣贤之列,念则冥于极理,行则万世师表,动则合乎法度,静则世皆莫测。此谓生而知之者也。

若夫依于教道熏修者,盖须后天用力为之,出于积德之家,近于有道之人,读乎圣贤之书,习乎往哲之艺,贯穿千古之志,历经拂乱之境,窥察世道之变,了然人间之惑,愿济天下之苦,回归寂静之心,恳切至诚极尽精纯,终于豆曝花开,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桶底迥脱,打开本来,庆快平生,此之谓学而知之者也。

然此二者,皆须本有之器也。非器者孰能成就大器?器者根器也,根固而器宏者必为大器。唯固唯宏,故非凡情能识其重,必待伯乐而后有千里马乎?非无千里马也,不识也,识者亦须大器。故云: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献诗。是器者亦必须识器也。器分大小、隐显、早晚、凡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