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著述文集 » 随笔 » 正文

巡礼佛陀的足迹(下)

时间:2013-03-15 10:59  来源:本站  作者:达照法师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八、佛诞生地

从舍卫国到兰毗尼,坐车花了八小时,途经佛河,即释尊剃发出家换上法服的地方。在兰毗尼园,我们先到了摩耶夫人庙礼拜,再瞻礼了阿育王石柱,太子沐浴的九龙吐水水池,池边就是那棵参天茂盛的无忧树,这是本师佛陀诞生的地方。端坐在菩提树下,想起了五年前曾经来过这里,导师让我在菩提树下捡一块石头做纪念,而我却碰巧捡到了一枚菩提叶,并题诗赠与导师。而今天再度坐在这里,却想得更多。

释迦佛从这里诞生,将生命中优良的道德品质人性的至善圆满,生命的悲智愿行都发明介绍出来,数千年至今,依然具有神圣无极限的生命力,不得不令人感念这片土地的伟大和肥沃。因为能够滋养出如此伟大的人类精神领袖。当微风吹动高悬的经幡,当祥云掠过兰毗尼园的天空,当地上百花盛开,绿草成荫,泉池清净,我们那颗朝圣的心倍加虔诚。庆幸这佛法之缘就此与佛陀直接面对,发现每个人都有一段经文,或一段疑问,让心中无论如何都充满着感恩。

晚上住涅槃宾馆晚饭后,洗漱毕,敷座而坐,三五人坐在一块,泡茶谈经,全都是自由的言论和法义研讨,轻松喜悦,因为都知道修行是有内涵和表相差异的,但无论见地有多少差别,在我们心中的正知见是要起决定性作用的,也就是在正见方面都是完全一致的。我们的讨论,令导游小付深为感动。直到凌晨一点多才翻阅着《佛陀的故乡》入睡了。铃声叫早,醒来已是天快亮了。

暮色中,天空显示了彩色的祥云,象一只展翅的凤凰,还有明月清淡地点缀了生命的蔚蓝。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就一定会死的,生与死之间根本看不透有生灭的痕迹,一切是空,一切本然。

 

九、泪洒涅槃城

离开了佛陀的诞生地,我们直往佛涅槃处。在拘尸那拉住下来后,便去礼拜佛陀最后说法处,这是为须跋陀罗剃度说法的地方,体现了《涅槃经》“扶律谈常”的思想,戒为无上菩提本,佛是一切智慧灯。所以,智慧禅定和戒律,同样代表了佛的三业清净之相。不远处便是佛陀遗体荼毗场,黝黑的砖块似乎经历了太多的灾难和莫明其妙的历史情结。我们跪倒在塔前,感觉到火中生莲的颤动,一代觉者的生涯,伴随炽烈生起的火光,以及各种邪见和猜测,全都化为灰烬。

到了拘尸那拉城外的桫椤双树间,那里现在是一座佛陀的涅槃塔和一座佛寺,寺中供奉着佛陀的涅槃相。这尊佛像的塑造艺术有点神奇,从不同的角度竟能看出不同的表情,并且都是栩栩如生。从顶上往下看,是很慈祥法喜的样子;从脚下往上看,是非常严肃的表情;从中间的前方看则是充满了忧伤和无可奈何的样子。其实在佛的世界里永远散发出智慧安祥的喜悦。如同纯陀给佛陀供养了中餐,其中有旃檀耳这种毒菇,佛就自己一个人吃了,并告诉纯陀把其他人将要吃的毒菇全都给自己吃,余下吃不完的就全部倒掉,埋在树林子里。佛陀中毒后肚子特别痛,纯陀很难过,佛还安慰纯陀说:最初供养乳糜的人使我证悟成佛,最后供养毒菇的人使我入大涅槃,因为都是以善心、欢喜心去做的,所以此二者功德无异,切莫难过……

我们围成圈,跪倒在佛涅槃相周围,一齐同声恳切称念着“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佛号声声都敲打着我生命的心灵深处,往事宛然呈现,感受到佛入涅槃时人们心中就像熄灭了佛智的光明。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像佛陀那么伟大的人物出现于世了。今日至此,方是生命放开桎梏的情景,不觉间泪流满面,佛灭度后,谁是知音?!

 

 

十、挥别华氏城

华氏城今称巴特那,这座曾在孔雀王朝阿育王时代极尽繁华的文化、经济、政治中心,现在也只能供人凭吊了。我们从拘尸那拉经过毗舍离,礼拜阿难塔,四周有众多塔址遗迹,塔的背后是一座阿育王石柱,柱头上雕刻狮子,头是朝向拘尸那拉城的,是为了纪念佛陀最后一次于此塔后方的一公里处讲经,然后就去涅槃城了。其实佛陀来过这片树园不止一次,早年在舍卫城讲法,空时也会到这里来说法,其中《维摩诘经》也是在这里讲的。当时维摩居士正好示疾毗舍离城中。阿难塔院鲜花盛开,草地洁净,树荫清凉,泉池清澈透底,阳光反映到水中央,闪闪光芒,犹如阿难尊者的智慧泉源,在佛教史上至今闪烁着洁净无瑕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