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著述文集 » 随笔 » 正文

自省

时间:2013-03-15 11:03  来源:未知  作者:达照法师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回到生命的當下,馬上捨棄一切追求思維和行爲動作,就在一念回光的當下安住於自性清淨中,就是把第六意識轉換成爲妙觀察智,也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一絲不挂、一塵不染。這裡沒有任何語言文字的框架,沒有任何人爲做作的局限,沒有任何形象狀態的束縛,沒有任何分別比較的差錯。因此,這裡可以讓你百分之百的自由,可以談笑風生、揮毫潑墨,可以行住坐臥、吃喝拉撒,可以青紅赤白、長短方圓,可以思維觀察、分析對答。當你一把抓住,信手拈來,便會明白當下的生命景觀是多麽美妙絕倫,多麽完善莊嚴,然内心也只是如如不動、若無其事而已。

最了不起的修行就是使心無形無相地安住,也就是沒有任何修行,所謂“無修無整無散亂,明了此心自然住”。趕快把所有的“見”全部抛棄,把所有的“思”也全部抛棄,見思抛棄之後,如果還不明白一切事物的因緣果報之規律,那就是塵沙般的迷惑,如果還不明白差別的萬事萬物與無差別的心性本體完全一致無二無別,那就是真正的無明之惑。沒有自己的見解,沒有自己的思想,沒有自己的無得,沒有自己的無知,這就是遠離一切迷惑的訣竅。

 

總是以一顆有所得的心,去求無所得的法,怎麽可能相應呢?無所得的心,便是無所得的法,根本就不用求。這是佛法裏面最高深的法,也是生命當中最高深的心。準確地了解自己的心,準確地明白高深的法,這便是正知正見。依住於正知正見當中,所有的行爲,都是恰到好處的精進修行。

佛法就是去除内心的痛苦煩惱和局限,如果能夠沒有任何的痛苦煩惱和局限了,這個心就是已經解脫的自在妙用,使心放大到沒有任何局限的時候,它必然就會超越一切色相,必然只是無所得而已,這就是圓滿微妙的修行,也是不修行的修行。因此,這個不修行就成爲最好的修行了。

 

泯然自盡,自盡不住,不住宛然,自在如如。

萬法歸一,一無是處,一無是處,山清水秀。

 

我本來已經對這個世界不存在任何得到什麽的想法,所以任何事情在我的面前出現,我也都知道這些僅僅只是一個影子而已,因爲我並不想得到什麽,所以也就非常的坦然自如。正因如此,我對生命的景象就倍加愛護和關照,在我生命中出現的任何人事物景,都是我生命的重要體現,沒有一個微塵不是如此。而當我傾注于某一個微塵的時候,這個微塵也就是我生命的全部,無論它是美的還是醜的,無論是原先的我喜歡的還是不喜歡的,只要是讓我見到、讓我聽到、讓我踫到或者讓我感覺到的,這一切都是我的生命的全部内容,我並不能離開這一切來談我的生命,所有一切都是如此,恰到好處,不多不少。

假如真的要離開這一切來談我們的生命的話,那麽,我只能告訴你,生命就真的是無我了。即使是無我的生命,也是自由而讓自己感動不已的。所以,相比之下,我們更加應該感激生命相聯係的一切景象,這是生命的多姿多彩之處,也是生命所具有的力量源泉。《心經》說:無所得故,無有恐怖,遠離點到夢想。誠然!

 

我不知道自己來這個世界上需要做什麽,好像許許多多的事情都是我應該做的,但又都是我無能爲力去做的,既然不是我的能力範圍所能做的事情,難道也算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嗎?心中的矛盾与不安一起在咬噬著我的靈魂,我出家了,而我的父母卻沒有人撫養,我想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孝養父母,但是現實的環境又使我無能爲力。我想做的事情是多麽重要而應該的,可是,我照樣沒有能夠去完成。這一切,使一個出家的修行人内心充滿了矛盾和痛苦。

有時候,靜下心來問問自己,確實是覺得自己並不想得到什麽生活享受或者名聞利養之類的東西。也確實覺得佛法真是太好了,每一個人都應該懷著虔誠心來奉行佛法纔是。然而,自己的努力卻又是這樣的不足一提。我在生命中扮演著痛苦和悲壯的力量,衆生的輪回和悲哀使我感受到了生命的真實,自己對生活的無奈和無知,使我感受了衆生的可憐和可嘆!這一切我都感受到了,一個不想求得自己平安快樂的人,他一定是感受著衆生的不安和痛苦。衆生的所有悲哀和痛苦都同時表現在他的臉上,乃至於身心思維之中,似乎它比這個苦難的世界裏所有的人都要痛苦一樣,永遠都沒有一絲放鬆而自然的笑容。如此,在悲心和覺醒的邊緣相互交替變換著永恒的心靈世界。

你並不知道,他真的很累,他真的很辛苦,他真的很偉大!

還是這樣走下去吧,有人說:當你看到有一個衆生在痛苦和煩惱之中的時候,這就表明你自己的煩惱還沒有徹底的解脫。是啊!我就是這樣,我並沒有希望自己的煩惱得到徹底的解脫,假如我解脫之後就看不見衆生的痛苦的話,我寧願不解脫而能夠看得見衆生的痛苦,如果這個苦的世界僅僅只是我的錯覺的話,我也寧可自己處在這種悲壯而激越的錯覺和痛苦之中,在痛苦之中能夠為錯覺的世界衆生做一點事情,我已經心滿意足,別無所求。

 

不要再説了,我已經把自己的全部生命都布施出去了,還有什麽是屬於我自己的呢?你在目不轉睛地看著我,表明你對真理的虔誠和期盼,表明你内心的單純和無知,在單純和無知的現實當中,我們相遇相知,我們就這樣穿梭在熙熙嚷嚷的人群中,忘記了回家的路。

我不知道你和我是否完全一樣,我是看不到有一個真實的我,所有一切都不能作爲我安頓的落腳処,我沒有地方可以安住,沒有地方可以回歸,沒有任何東西是我永恒的生命之依止,一切都是靠不住的,一切都是瞬間即逝的,一切都是空、無相、無願的,我沒有了任何的依憑和把捉。家,又在哪裏呢?而你,你一直認爲我們就已經回家了嗎?還是認爲我們仍然有一個家可以回歸呢?我們孜孜不倦地努力,我們精進不懈地奮鬥,我們又都是爲了什麽呢?你了解我嗎?我們最愚蠢的、最親密的、最坦然的、最真實的好朋友!

 

不能天天跟著習氣,不能時時恨著習氣,不能樣樣順著習氣,不能念念沾著習氣。

修道人第一要明白道之根本,明白之後,就時時抓住不放過,只需弄得他騎虎難下,放手不是,不放手也不是,抓住不行,不抓住也不行。這樣的時候到來,才可以說到第二步的重要事情。否則,無論是你會做什麽鬼臉把戲,縂沒有一個入處,便是害卻多少衲僧在此袈裟下失掉人身,好生冤枉。

第二要明白道之受用,明白之後,放手舉步,哭笑無端,依舊竹杖芒鞋,一鉢千家飯,孤僧萬里游。月朗風清,山明水秀,波濤洶湧,鳶飛魚躍。只在眼前活計,不管它山之石能否攻玉;就是應酬接物,哪知世道炎涼可以旋轉。切切實用,刻刻囬光,人人平等,心心自然。這是得體之後的妙用,決不是未明之前的攀緣。若能透過兩関,釋迦瞞你不得。

第三要在得體受用俱臻完熟之後能放手,這是最後一招,末尾工作,百尺竿頭更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此時,再讓你求道、修道、説道、得道,道已經不可取、不可捨了。過來人只是微笑,大手筆不落痕跡。

最後,一切山河大地,十方依正莊嚴,個個不少,樣樣完整。於是,這才發現,自己從來也沒有離開半步,卻已經歷了千辛萬苦,三祇百劫。既自好笑冤枉,又自慶幸非常。

突然有人問:笑什麽?

伸手大聲喝道:看!

一看分明真鐵漢,風吹雨打都無恙。

千峰頂上漫垂絲,秋月平湖光燦燦。

 

正式修行第一等大事就在開知見,知見不正入魔有份,知見不廣亂心易狂,知見不深難立腳根,知見不圓會起波瀾。因此,知見應該圓、正、深、廣,俱此知見者,修行就已經上路,無論遇到内障外障,内魔外魔,都能夠在一念囬光之下,銷聲匿跡,融化淨盡,不留印痕。

倘若不具備這些重要的知見,嚴重者,誤入歧途,誑惑衆生,造無邊罪業,得極大苦報。稍輕者,上當受騙,著相修行,煮沙求飯,緣木求魚,終不可得。可見何其重要!深望真心學佛,虔誠修道者,不可以自區區之短識,塞卻本具蕩蕩之圓明。若未具此四種知見,當須猛念身世無常,奮起直追,剿落所有片面和局限,還給自心之絕對自由!此心大而無外,小而無内,無絲毫之動搖作意,能恆沙之妙用運為!如此自家寶物,棄之不得受用,真是冤屈到了極點,可憐憫者!再也沒有較此更爲愚蠢無知的了。

首先感受身心世界完全徹底空掉,其次覺知身心世界絕對宛然顯現,最後明了身心世界如此而已,不可思議。這是佛法修証的三步總綱,萬古不易之真理,千金難賣之妙寳。學道人于此不可忽略,錯卻對面相逢之爸妈,更到何處尋覓親生之爹娘。思之!慎之!

 

被愛情糾纏的人,正處在習氣翻騰的“多事之秋”,心中也替他們著急,但是,著急有什麽用呢?人家是人家,也就是人家在自己的生命中,發現了一個以往從未到過的生命景觀,這個景觀就是在自己盼望得到的時候來臨的,儘管自己並不願意這樣“黑暗而沒有光明的日子”,但是在自己的内心深處,還是渴望得到、渴望來臨的,這種渴望就是所有習氣爆發的原動力,假如現在當下,能夠清楚、果斷、認真地告訴自己說:我不渴望、我不願意!那麽,這一切現象就會馬上煙消雲散,如云影般消失于虛空,似夢幻般湮滅于心中。

但是,人家並沒有這樣心甘情願而且認真地告訴自己,仍然是停留在那個景觀之中徘徊、思索,只是捨不得放棄這種景觀,反而是不由得渴望它的到來,等它真的來臨之時,卻又束手無策,痛苦不堪。真是: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而在習氣糾纏下的人們,又是無能爲力地在苦苦掙扎,也無法做到心滅的超然解脫。其實並不是做不到,而是自己壓根兒不想做,如果真的想做,連成佛都是我們的本分事,更何況這區區的小事呢?!

如果真想解脫的話,就看自己的當下:一念不生,了了分明。清楚明白地感受到了之後,然後看著鐘表,一秒鐘、二秒鐘、三秒鐘、四秒鐘、五秒鐘、六秒鐘、七秒鐘……,一分鐘、二分鐘、三分鐘……,一小時、二小時、三小時……。

久而久之,不想解脫也不可能了。因爲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束縛你了,只剩下那顆充滿活潑自由、慈悲廣大的心了。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