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著述文集 » 随笔 » 正文

一二三四五

时间:2013-03-15 14:04  来源:未知  作者:达照法师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一二三四五》

 

断臂安心不见心,

浑身风疾罪无痕。

寻求解脱何曾缚?

佛性小儿唱空音!

 

这是禅宗东土五祖开悟的故事!故名为《一二三四五》。

初祖在少林寺面壁,神光为法断臂,疼痛难忍,遂乞求曰:“吾心未宁,乞师为吾安心!”初祖说:“将心来,与汝安。”神光说:“觅心了不可得。”初祖说:“与汝安心竟。”神光即于言下大悟,遂传正法眼藏,绍为二祖。故云:断臂安心不见心!

二祖出道弘法,僧璨浑身得风疾之病,感自罪障深重,前来乞求二祖为其忏罪。二祖说:“将罪来,与汝忏。”僧璨说:“觅罪了无痕迹。”二祖说:“与汝忏罪竟。”僧璨即于言下大悟,身心欢悦,疾病消除,遂传正法眼藏,绍为三祖。故云:浑身风疾罪无痕!

三祖广度众生,道信前来谒见请益,请求说:“不为别事,唯求解脱之法,乞师赐予!”三祖说:“谁缚汝?”道信深自内观,随即说:“不曾有谁缚我。”三祖说:“与汝解脱竟。”道信于言下大悟,遂传正法眼藏,绍为四祖。故云:寻求解脱何曾缚!

四祖出道弘法,路上遇一小儿,相貌超群,祖问:“汝姓氏如何?”儿曰:“无常姓,是佛性。”祖问:“汝无姓耶?”儿曰:“性空故!”祖知其器宇非凡,遂至小儿家,向小儿父母化缘此儿,度其出家,即禅宗五祖弘忍大师。故云:佛性小儿唱空音!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此话可作二解,一为俗解,二为胜解。

一、俗解

一切世俗凡夫之人,沉迷于酒肉财色之中,梦幻颠倒,不知酒肉财色本性原是空花水月,不知身心世界全体亦是海市蜃楼,以此为真,终日寻花问柳、啖酒吃肉。然又未能真正品得酒中至味、肉里真诠。于是将自己的佛性灵光遮蔽,未能落实于日常生活,徒自酒肉穿肠过,徒将佛祖心中留。是何等冤枉!何等可笑!何等可悲!

二、圣解

一切超尘解脱圣人,明了宇宙人生真相,起大慈悲,甘心落草,沾泥沾絮,回转生死海中,度脱如梦有情。打破一切妄想执著,完全不入思维计较;当下体现诸相如幻,随时透露佛性妙用;尘尘刹刹尽是妙相庄严,事事物物无非真如体现。如此,吃饭不作吃饭想,而又不无吃饭,酒肉不作酒肉想,而又不无酒肉。以其心中无有一点尘累,却要为众生说东道西,指明人人心中皆有佛性,经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则何等洒脱!何等伟岸!何等悲壮!

悲哉!善哉!壮哉!

 

阿弥陀佛!————远尘

 

 

 

《末法沉思》

 

独上高楼望九州,风烟浪起泪如流。

何方可化身千亿,魔子魔孙俱断头!

 

佛陀把慧灯点燃,阿难将其延续下来,历数千年,祖师大德分灯无尽。而如今依旧三藏教典流布全世界,让人们从生活的奔忙和疲惫中得到一丝悠闲的慰籍和豪放的清凉!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人们却在张望迷茫,惊恐失措地喊着“末法时代”的口号,无助孤苦地举着“末法时代”的白旗,凄凉惨淡地奏着“末法时代”的哀乐!因此,许多人都在感受着“末法”的阴森气氛,末法时代也就真的乌烟瘴气了!慈悲的人为此而流泪,智慧的人为此而叹息,勇敢的人为此而奋起!

但是,总也感到了“无能为力”。问题在哪里?

什么是“法”?什么是“末”?什么是“末法”?

佛法是永恒的真理,真理就是亘古亘今、不生不灭,那末法的意思又在哪里?哦!法,还是一样的法,从来不曾成住坏空,也从不曾生住异灭,如经中说:“诸佛出世,佛不出世,法住法界,不生不灭。”这是佛陀的教导。看来,末法是从内心世界来说的:正法时,身心清净;像法时,身心不一;末法时,身心俱疲!

假如在我们生命的当下,清楚明了,身心顿时欢畅无比,并能感受佛陀的慈悲与智慧,正法时代就已体现;如果只是身体象个修行人的样子,具足威仪,然心神依稀,亦不烦恼,亦不清晰,此时只能算作像法而已;倘若心存懊恼惭愧恐惧,临时求佛声声句句,存心刻意悲号恸哭,此时已是末法行迹。

唉!假如追随贪嗔恶习而转,忘却觉照,深陷烦恼淤泥。已是“灭法”,岂止末法而已!!南无阿弥陀佛!

 

《自言自语》

            独自入山独自还,叨叨絮絮是何干?
            不因故友寻新趣,只为心头谢狂澜!

 

从我下山的那一刻起,我就常常不停地在自言自语,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也不知道没有人曾经听到我的叨叨絮絮。我想:大概没有吧!时间长了,我在与人讲话的时候,也象是在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否还有人听我讲话。我想:这个对我来说,大概也并不重要吧!

既然自己的话不曾被他人听到,他们也没有必要来听自己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能够自言自语,是多么的合乎彼此的心意啊。

于是,我想到:在这个世界上,我这样的人生旅途中,现在或者将来的活着的人中,也一定有不少同我一样的自言自语者吧!因为局限而轮回的生活形式,是多么的复杂却又苍白;人们在孜孜不倦地寻求知音来倾诉的同时,仍有多少的忧伤苦闷无法启齿;勤苦的行者在历经观照保任之后,又有多少的法喜感慨难以表达;慈悲的圣者在竭尽全力地宣扬正法,却有多少的真实受用未能展现。赞美啊!圣洁的、自由的、豪放的自言自语!

唉!我并没有强迫你听!如果你能够静静地聆听的话,我还是心存感激和无比喜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