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著述文集 » 随笔 » 正文

夜吟

时间:2013-03-15 14:07  来源:未知  作者:达照法师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夜半的钟声,划破寂静的禅院,在古老的殿宇间回荡,一声声,都敲在了我的窗棂,无始劫来的轮回和悲剧同时掠过我的心灵。心灵中回望着自己的生命经历,这艰难的人生之旅,这难以寂静的心潮澎湃,激荡着无尽的思索,我的一切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然后,泪流满面,却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痛苦还是快乐,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束缚还是解脱。

我就象彻底被抽空了的塑料袋,干瘪瘪地贴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瞪着天花板,动弹不得。就象在墓地里与自己的孩子告别,看着他们伤哀地离去,终于自己独自孤身一人在这寂静而荒凉的地方安息一样,如果我真的已经死了,在我死去的世界里还有这么丰富的生活,倒也让我感动不已。可是,我并没有死去,只是感觉到自己就象将要死去一样,也许这就是意味着生命的无限可能。而我的可能竟然连自己也从来不曾预料到……

想起我从小住过的地方,父母兄弟姐妹,亲人老师同学,还有那小溪和山岗,我似乎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们一样,仅仅只是在我的回忆中留下一丝丝痕迹。我回忆,我向往,终是徒劳!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我内心的信仰和良心都受到了双重的严重打击,我知道自己从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起,一直到现在,这个生命的经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脆弱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悲哀和彻底失望过。以前如果痛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大不了一死,怕什么?可是,今天我连死的念头也绝对不可能生起来,连生的念头也不可能存在,就这样躺在这里,一任眼泪簌簌而落,心中有如无量无边的无形小虫子在咬噬着我的灵魂。

我的灵魂被一点一点地吞噬,首先是自己的信仰。我一直把信仰看作是自己的全部生命,我一直感动于佛陀那伟大无我无私和绝对的真理,我甚至认为是佛陀给了我生命的再生,永生永世粉身碎骨也不能报答佛恩于万一,我至今抱有这样深刻而绝对的信仰。假如没有佛陀的智慧,我将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虚生浪死的枯骨,假如没有佛陀的慈悲呵护,我将是世界上最苦恼的众生。可是,我现在又作了些什么呢?我好像看见自己在非常自私逃向地狱,不,如果我真的是逃向地狱的话,我还算是心甘情愿的,我此刻就愿意接受这种严厉的考验!我在为什么而哭?为什么而如此地伤心呢?却也只是满脸的愁容而已!

慈悲伟大的佛陀啊!您老人家给我力量吧!我现在是何等的脆弱和无奈,我现在是多么的痛苦和悲哀!我无助的心灵在阵阵抽泣,我全身甚至在痉挛,犹如一只从悬崖上掉下去的羔羊,全身骨折却还没有彻底死去一样的难受。生命中的所有力量都已经烟消云散,我不知道我是生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我并没有要求一定要活着,甚至我连死的念头也没有,我只是不知所措地流着眼泪,一个无能又无奈的可怜人。这是什么原因呢?我很清楚自己什么也不想得到,我个体的生命并不重要,我这一生能够学习这十多年的佛法,已经心满意足了,因为我的全部生命以及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已经被佛法洗礼过了,而且也知道任何痛苦的经历都是生命的真实经历,不用去回避和感叹的。但是,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的父母,我是何等的残酷啊!我知道你们不会理解一个无求的人的心情,更加不会了解一个悲痛的人的感受,我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乃至生生世世都是还不清这笔债务,但我并不是因此而悲哀,我的悲哀就是我生命的悲剧,我来这个世界就是表演悲剧的,我把自己三十年来的生命黄金阶段都付诸东流了,我等于重新再回到了前生。因此,我有这种慕名奇妙的残酷的可怕的绝望的悲哀!

是的,这种悲哀就是来得非常莫名其妙,我似乎是在为了某一个灵魂的复活,这个灵魂也许并不认识我,是的,这个孤独而残酷的灵魂并不认识我,而我将要为这个灵魂付出生命的所有代价,其实,可能是任何代价都没有,就这样白白地付诸东流了吧!这是个何等可怕的现实啊!假如世尊告诉我说:这个生命本来就是虚幻的,你应该为了哪怕是一个极不起眼的生命而付出一切。我一定会充满感激之情,立即顶礼佛陀,马上表决,甘之如饴。然而,佛陀真的是慈悲的,他并没有这样告诉我,而我的心中也并没有感受到这种悲剧般的力量。虽然我依旧把它当作是生命中最伟大或者最无奈的悲剧。

我还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古寺的钟声已经渐渐地淹没在夜空里,远处传来连续不断的号角声,我回想起自己的生命就象是战场上的乌烟,充满残酷和无情,同时又是为了和平而在努力,谁知道这些战火留下来的深刻教诲呢?我生命的战火正在生命的绿野里蔓延,枯苦的含蓄已经被逐渐爆炸,唯一秘密的城堡也岌岌可危,谁能告诉我如何来保卫这最后一道防御线呢?!我并没有想到这中间的自己,我回望看不见我的所有亲人,一片狼藉,在烟雾迷蒙的战场断垣外,我又听见了一群飞散的乱鸦在哀鸣!几只野狐狸大摇大摆地钻到了那枯藤堆里,它们有的是夹着尾巴,有的是招摇过市,旁若无人,我这个已经没有生命力的生命,也没有被它所发现。同时,我还看见有一些美丽的花鸟在最不是时候的时候来了,它们并不了解这里的危险境地,它们还商量着在这里安家落户。憧憬着美好幸福的未来,带着自己不可多得的信念,又在战场上搭起了高高大大的帐篷,又一期生命开始了,又一个悲剧的故事开始了。

我是悲剧的主人公吗?我永远都奔赴在悲剧的战场上么?我的头颅就是这个战场的标志吗?我的眼泪就是悲剧中苦涩的雨水吗?如果你能告诉我,你就把你的帽子摘下来,我不知道你在头顶上的帽子里会装上毁灭世界的核武器,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活,可是我看不惯你在人类历史上充当好人,然后杀死了所有爱戴你的人,包括我。我是爱戴你的,因为你总是在自己的战场上标新立异,你总想告诉世人:这仅仅是人生的一个点缀而已,真正的生命要比这些残酷冷峻的多。所以你是伟大的。真是好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