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著述文集 » 论文 » 正文

天台禅修方法及其沿革(15)

时间:2013-03-17 10:44  来源:本站  作者:达照法师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4、近现代天台禅法之沿革

清末民初以来,天台的教学仍然是继承教观双美的优良传统,首推谛闲大师“昼讲夜禅”的弘法方式,开创了宁波观宗研究社,谛闲大师的门人也纷纷效法,在各地创建佛学院,进行努力的僧教育事业。在实践方面,大师主要是在遵从过去祖师大德们的遗教,如在观宗寺兴建了“止观院”,以三观为宗,说法为用!然在自己的禅修方法上,大师几乎遍用了近代佛门通用的禅观法门,根据《谛公年谱》的记载,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是听经讲经,听经闻法、讲经说法本为佛子分内之事,然而谛闲大师的听经讲经,却又不同寻常,因为他在听经讲经的时候,得到了佛法禅定或者豁然有悟的体验,如《年谱》所载,师二十六岁,“昼则听讲,夜则阅注。忽然玄解顿开,阅全经如观指掌。……时《法华》仅听半卷,至五千退席,暨诸佛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一段经文,师即领一心三观、一境三谛之妙旨。”106另外,大师讲经时,也能够深入禅定,第一次开大座讲《法华经》,讲到《舍利弗授记品》时,“寂然入定,默不一言,约一小时之久。众咸叹为希有。继而出定,辩才无碍,答难析疑,如瓶泻千里。”107可见他在听见讲经上,深的禅定之妙用。因为,天台思想对于讲经法师的资格要求,即《法华经》卷四《法师品》所说:“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如来灭后,欲为四众说是《法华经》者,云何应说?是善男子、善女人入如来室,着如来衣,坐如来座。尔乃应为四众广说斯经。如来室者,一切众生中大慈悲心是;如来衣者,柔和忍辱心是;如来座者,一切法空是。”108《法华文句》卷八上解释说:“慈悲覆物,惠利归己,名之如室;遮彼恶,障己丑,名之为衣;安心于空,方能安他,安他安己,名之为座。”109在这三轨的规范下,只要如法听经讲经,便能够促进禅定之实际受用,这在谛闲大师这里完全得到证实。

二是以诵经念佛为日课,谛闲大师每天诵《圆觉经》终身奉为日课110,《金刚经》日持之常课,约数十年之久111,诵《普贤菩萨行愿品》为终身之日课,作净土之指南,历四十余年之持诵,未曾暂辍112。直到圆寂前一年,“息心休养,每日唯佛是念,唯净土是归。”临终前写偈云:“我经念佛,净土现前,真实受用,愿各勉旃。”113平生在弘法之时,也总是谆谆劝勉信徒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净土。

三是参禅,谛闲大师出家后不久,二十四岁在天台山国清寺受具足戒,戒期圆满之后,就留在寺里坐香摄心,参究话头“念佛是谁”114,身心脱落,依正俱空,恍然有悟115。三十二岁又到了镇江金山江天禅寺“弃教参禅”,连住二年,行菩萨道,内修禅观,穷彻心源。116此外,大师还进行了三次“闭关”专修,为天台禅修方法和形式大开各种途径,融摄了当时盛行的佛法实修实证之法门,成为近代天台弘法的典范!

由此可知,谛闲大师的禅修实践和弘法工作,具有从宋朝就定格的“教宗天台,行归净土”之特点,加上近世社会动乱,佛法衰颓的现实环境,他在兴教办学,匡扶正法纲统之际,除了极力讲说天台要典外,也融摄了切实可行的修行法门于教观的体系之内,凡是持名念佛、摄心参禅、培育僧才、经忏佛事、社会福利等具有可操作性的修行之道,都一一加以接纳。只是在自身的禅修方法上也还是没有新的重大突破,但能够在以实相论为依据的融摄下,基本函盖了现代佛教禅修法门的方法,亦是殊堪赞叹。

综观近现代的天台弘扬,大多是以净土为归,而忏法的实行也不仅仅属于本宗所特有,尤其在太虚大师的“融合佛教”、“人间佛教”的思想指导下,标新立异特立独行,似乎已经不合时宜。唯在近二十年来,海内外的气功养身之道,颇有市场,加上对于南传佛教禅定学的探讨,天台的“六妙法门”、“小止观”乃至“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等,亦被时人所关注,出现了对于天台著作的白话翻译和白话讲解的时代契机117,这又重新为佛教的禅修方法提供了现实之需求。

五、结 论

以上我们从历史的角度,勾划了天台禅修方法及其沿革的状况,可以看出天台禅修方法的特色就是“以如来禅为脉络的止观法门,以实相论为依据的融摄性”。在圆熟期的四种三昧里面,就已经具备了函盖一切的内在理路,正如知礼大师所说:“应知一心三观修有多门:若直于三道显理,此如一行(三昧);若托观佛显理,此如般舟(三昧)等;若兼持咒显理,如方等(三昧)等;若兼诵经显理,如法华(三昧)等;若于数息显理,如请观音(忏);若于善恶无记显理,如历事觉意(三昧)。”118如此,修习佛法的一切具体行为,都可以归入到天台思想理论之内,可谓“荡荡乎,莫知其高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