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著述文集 » 论文 » 正文

密教“四归依”渊源初探

时间:2013-03-17 13:50  来源:本站  作者:达照法师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四归依”是密教修行的重要程序之一,也就是说:在归依三宝之前,就得归依自己的上师,而且是要以身、口、意三业作完全的归依和供养。这在佛教修学中是非常有特色的,在密教的修学中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四归依”并不是密教产生时就有,而是后来慢慢地从“三归依”发展起来的。[1]

密教,又称为“秘密大乘”或“密宗”,是继中观、瑜伽之后兴起的又一种佛法的修学体系。在部派佛教和大乘佛教时期,密教的成分就已经是以潜隐的方式存在,约从公元七世纪左右开始流行于世,一直到佛教在印度衰亡的十三世纪左右为止,代表了这一时期印度佛教的主要思想。所以,学术界把这个阶段称为“密教时期”。

密教的产生是有多种原因的,而且也是有一个流变和发展的过程。吕建福在《中国密教史》中指出了:五种说法各有所偏,都不是圆满的说法。该书考证了密教最终形成派别的几个主要标志,举出七条理由来说明密教起源于陀罗尼的演化[2]。一般认为密教是由大乘佛教与婆罗门教及印度民间俗信相结合而产生[3]。这是顺应当时社会环境和佛教自身发展所决定的,尽管密教也没能挽回印度佛教的劫难,但是,它传入西藏后却还是在蓬勃地发展起来,从而形成了三大语系佛教的藏语系佛教。同时,传入东南亚其它国家的密教,都没有象藏传密教那样系统、完整。

 

密教的发展主要有三个阶段:早期杂密、中期纯密、后期左道密。早期密教是以《持明咒藏》为始,逐渐形成的一套密法体系,注重各种佛事仪式,如设供、诵咒、结印契、结坛城等,也就是密教四部中的事续。中期密教是以《大日经》、《金刚顶经》为代表,注重三密相应、即身成佛,也就是密教四部中的行续和瑜伽续。后期密教是以《密集金刚》、《胜乐金刚》、《时轮金刚》为代表,注重气脉明点的修炼和空有不二的禅定,也就是密教四部中的无上瑜伽续。[4]

密教自有密教的诸多特色,其中注重“师承”,[5]就是非常突出的表现,尤其到了宋代之后,把“归依三宝”发展为“归依上师三宝”,原来的“三自归”到后来就成为“四归依”了。而且,把“上师”放到了“三宝”之前,显出“上师”比“三宝”更为重要,说“没有上师就没有佛法”。

在早期密教时期,还没有形成“四归依”的修学形式;在中期密教时期,也还没有“四归依”的说法。如在公元八世纪左右开始流传的《大日经》,明确指出了修持真言的人,在接引学人的时候,应该让学人“三自归”,然后再给他忏悔。该经卷一说:

持真言行者,如是摄受已。命彼三自归,令说悔先罪。[6]

在该经的卷三又说:

依法召弟子,向坛而作净。授彼三自归,住胜菩提心。[7]

在该经的卷七[8]又说:

南无十方三世佛(佛),三种常身正法藏(法)。胜愿菩提大心者(僧),我今皆悉正归依。[9]

这是在“作礼”、“出罪”之后的“归依”时所应念诵的偈语。在《大日经》中三处讲到“归依”的问题,全都是以“佛、法、僧”这三宝为所归境的。可见在《大日经》流行的中期密教时期,并没有出现“四归依”的修法。不唯如此,就是在与《大日经》有关的其它著述中也同样只有“三归依”,如《大毗卢遮那佛说要略念诵经》说:

尔时作是思维:十方三世一切佛(佛),及深法藏(法),成就胜愿诸菩萨众(僧),我心皆悉归依。[10]

在《大日经念诵仪轨供养方便会第一》[11]、《大毗卢遮那经广大仪轨》卷上[12]等也提到了三归依:

归命(南无)十方三世佛,三种常身正法藏,胜愿菩提秘密众(大心者),我今皆悉正归依。[13]

但在《大日经》系统的《大日经持诵次第仪轨》一书中,却在“三归依”之后有添加了“真言”和“密印”。这表现出在恭敬三宝的同时,又对“密法”特别的重视。该书说:

归命十方正等觉,三世一切具三身,归命一切大乘法,归命不退菩提众,归命诸明真实言,归命一切诸密印。以身、口、意清净业,殷勤无量恭敬礼。[14]